最近有一本書「我‧拋棄了的‧女人」這本書的中心思想是,

愛不只是看到別人受苦,而生的憐憫之心,

不只是與悲傷者同悲傷,卻無任何作為,

而是要努力與忍耐。我很同意這樣的說法。

 

前一陣子本院在台灣首先發展一些可以進行人工流產的標準,我們透過婦產科、兒科、精神科醫師、牧師、

社工所組成的倫理委員會來討論。

但是,我發現很多時候我們做決定或是替別人做決定之所以做的不夠好

是由於我們對生命的體驗不足,因此我想分享珊珊的故事。

 

珊珊今年26歲,她的家族有肢體方面的基因遺傳,大約有50%的可能性。

她有一個姊姊是「五隻手指的」,從前我會說姊姊是「正常的」,但是珊珊讓我學習到這樣的形容是不對的。

因為當我們在同情別人或說別人不正常的時候,那其實傳達著歧視的意味。

珊珊每一次提醒我的時候,我不但虛心接受而且覺得很慚愧,更覺得要學習的仍然很多。

 

「雖然我的雙手雙腳都是兩隻指頭,但這不是缺陷,只是不同特徵。」珊珊說。

珊珊在台灣出生長大,國中畢業後獨自赴美當交換學生,

隨後進入芝加哥藝術學院從事藝術創作,取得藝術治療的碩士學位。

 

打從她出生開始,總有陌生人無禮的盯著她的身體看,

無數次她在內心喊著「為什麼這個社會不喜歡像我們這樣的身體?

為什麼像我們這樣的小孩不能擁有應得的愛,甚至要被丟掉?」

後來她想起一位心理學教授說過:「不要只是看著眼前的問題,而要做些事情來幫物、解決問題。」

於是她將心疼、怒氣、不滿和難過昇華為一系列「我本完美」的藝術的創作。

 

Imperfect本來是不完美的意思,這個字老愛纏著珊珊。

直到有一天,她發現Imperfect拆開就是I’m perfect,那就是「我是完美的」!

於是她創作出一系列是何不同身體的人可以穿戴的物品。

例如,她把五指手套剪下多餘的指套,用黑線縫合,成為她專屬的第一雙手套;

同時,她設計一款「美麗無畏」的夾腳拖鞋。

她要讓所有肢體與眾不同的人們知道,有不同的肢體很好!

不用以其他人的形狀和長相做標準,不用再躲藏,

我們可以做自己!我們已經、已經很完整。

我們的醫學知識教育我們,大拇指很重要,

它代表50%的手部功能,讓我們擁有鉗型抓握的能力。

這成為很多醫師先入為主的認為裝上義肢比較好,可以跟正常人一樣。

如果我們是本來有的,卻失去了,那才叫做失能。

但是對珊珊來說,她的二指(趾)可以拿剪刀、用筷子,她走得很好還可以跑跑跳跳。

她沒有不夠!這二指(趾)就是百分之百的完美。

珊珊的故事給我很大的啟發。她的努力與忍耐正是愛的展現,

她傳達的訊息要讓我們的社會學習如何去愛、

去尊重各種不同的存在

讓我們在做選擇的時候能夠看見更多元的可能性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