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家大小事
Lilypie - Personal pictureLilypie Angel and Memorial tickers Lilypie - Personal pictureLilypie Kids Birthday tickers Daisypath Anniversary tickers PitaPata Cat tickers Lilypie Angel and Memorial tickers

名稱:你走了以後,我…

編著:社團法人台灣失落關懷與諮商協會

作者:呂芯秦

插畫: 圖文不符

審訂:李佩怡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白月光」歌詞的前二句是:
白月光 心裡某個地方 那麼亮 卻那麼冰涼
每個人 都有一段悲傷 想隱藏 卻欲蓋彌彰

你心裡也有一段想隱藏的悲傷嗎?
有時像綑綁、像溺水般讓人窒息,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多麼希望我們都好好活著~自殺者遺族的求生之旅1

呂芯秦

1993510日凌晨4點,姊姊自十一樓住家處跳樓身亡,她離開這世界時只有二十二歲。在聲嘶力竭的吶喊之後,我的一部份好像也跟著死去了。

姊姊的喪禮結束以後,我因為嚴重的氣喘發作而住院,沒多久又併發肺炎和敗血症。前幾個月,我不斷的看姊姊的照片,渴望好好的說聲再見。閉上眼睛,我隨時可以看見姊姊墬樓的模樣。一直很想知道,這樣到底有多痛。閉上眼睛,我就坐在姐姐的遺體旁邊, 11樓墬下的模樣,破碎的、怪異角度的、瘋狂的、壓迫的、孤單的、清冷的、藍色的、漆黑的。遺憾與後悔都不足以描述我的心情,我不停的揣測,如果我細心一些、如果我多陪她一會兒的話,也許她不會死。

我帶著「殺人兇手」的心情度日,把自殘當作是贖罪的方法,就是不許自己好好的過日子,永遠無法卻永遠渴望彌補、詢問的衝突,足以癱瘓人生。很快的,我被期待要恢復正常,但是我常常做不到即使是學業成績全校第一名畢業,也因為曠課、請假的關係被取消所有的獎項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論文章刪除合理性之你想要誰活著?
民94.10刊在XX院訊的文章"
當初XX邀請我寫的(好幾篇)
"多麼希望他仍然活著"自殺者遺族的哀傷旅程不見一陣子了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 
 

羅多索的眼淚(2007/07/10) 張老師月刊

失落.情愛的緊扯難了

有一個「說故事模式」,你要不要來試試看?什麼是療效?影響了什麼?誰又能真正知道?但方俊凱相信,凡走過必留下痕跡。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book2.png

一篇論文的評分,參考文獻占了10%,不只是指格式。期刊、書籍的引用寫法,只要交給書目管理軟體,都能正確輸出成各種格式。

閱讀文獻是為了了解既有的成果,一般建議具代表性的學者和具權威的學術期刊至少佔70%,且5年以內的文獻不低於50%。

 

至於要怎麼引用文獻?為什麼要引用?要引用什麼?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勇敢只是因為知道有些事情比恐懼更重要。
面對是因為瞭解沒人能在失去摯愛後全身而退。
從緣起到驟變確實是個沉重哀傷的過程,而我們的教育未曾教導我們如何健康的、安心的、抵禦他人的允許自己悲傷。
喪禮結束後,外人和自己心裡都期望要重回正軌,而事實上卻難以達成,如此的身心拉扯,最終常以生病收場,人生變調。
親愛的朋友們,堅持下去,喪慟從來不是幾小時的談話可以改變的。起起伏伏、反反覆覆是常態。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生死傷痕 自序

《生死傷痕》 是台灣第一本從家屬的立場述說的加護病房心情故事。

 

2008年我和方醫師撰寫《我是自殺者遺族》 至今剛好10年整。隔年我結婚,再過一年,我的孩子—試管寶寶誕生了。這段過程,我有新的功課;不同的失落,不孕症還有失去胎兒的難受。即便如此,抱著女兒,我感覺很完整。那是我自姊姊自殺後,恢復到讓自己最滿意的時刻。

 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getImage.jpg

 

 

《生死傷痕》一書描述了歷經親人生死離別的真誠告白,面對生命失落與悲傷的真實勇氣。一本從家屬立場述說的加護病房心情故事,當面臨生命是否要搶救或究竟有沒有機會治療時,重點或許是那些處置看待的態度。就如同作者所說:「我們從未放棄任何機會,只是非常不捨、不忍心讓媽媽疼痛受苦。」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0156835_10206208263865620_1862333499_n.jpg

 

2016216日上午,弟弟用line傳訊息給我,說他送兒子去幼兒園的路上,看到救護車停在爸媽家門口,母親自己走上了救護車,父親陪伴在旁。我心裡想,應該是跟上回住院一樣,不明原因的不舒服、喘,要去急診室等病房然後住院。果然第一天白天是這樣,沒有大礙。母親還請弟弟不要告訴我,免得我要淡水新店來回奔波,心裡擔心身體勞累。弟弟很直接地回覆母親,他已經說了,我已經知道了。

晚上哄女兒睡覺,不小心自己也睡著了,因此沒收到弟弟傳來的訊息,到了夜裡10點多,老公叫醒我,說弟弟打電話來,醫院給母親發了病危通知。「怎麼可能​?」不敢置信,猶豫著要不要去新店,但最後並沒有連夜去醫院。夜裡難眠,請表妹幫忙去醫院看看,表妹傳給我的照片看起來母親還好,病床旁的螢幕數據看來,除了心跳快了一些,其他都正常。表妹說,媽媽說話還很有精神,可以自己下床上廁所。

隔天早上8點送女兒去幼兒園之後就直接出發去醫院,下捷運往醫院的接駁車上,弟弟line我說,母親要送加護病房。車開到醫院大門,我回了二個字「等我」。然後下車奔跑到急診室,車上,路上大多是來看病的老人家,但路人看我臉上掛著淚,都很主動的讓出一條路。到了急診室,母親正要送去加護病房,我看著母親躺在病床上,緊閉雙眼,就抓著她的手,搖醒她,她張開眼看著我,雙目對看,沒有言語。我內心喊著:「妳怎麼了?妳到底怎麼了?」

文章標籤

芯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